每日經濟新聞
推薦

每經網首頁 > 推薦 > 正文

獨家|廣州浪奇5.7億存貨去哪兒了?倉儲方之一:簽約但未實際入庫,曾配合“完善數據”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9-27 21:19:07

廣州浪奇近6億元存貨不翼而飛?新版“扇貝跑了”?每經記者獨家采訪到其中一個倉儲方,公司負責人表示其只是跟浪奇簽了合同,期間配合上市公司完善數據,未有實質性交易,存貨涉嫌造假。羅生門隱現,究竟誰在撒謊?

每經記者 郭榮村 王帆    每經編輯 陳俊杰    

9月27日晚間,廣州浪奇(000523,SZ)發布公告稱,公司存儲在兩個倉庫共價值5.72億元的存貨,被倉儲方否認簽署相關倉儲合同,也否認保管有公司存儲的貨物,同時不配合公司進行貨物盤點和抽樣檢測工作,該存貨涉及風險,未來可能全額計提存貨跌價準備。

對廣州浪奇的說法,涉事的倉儲方認同嗎?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獨家采訪到其中一個倉儲方江蘇鴻燊物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黃勇軍,其說法卻與廣州浪奇的公告有所出入。黃勇軍表示,鴻燊公司確實與廣州浪奇簽訂了倉儲合約,但并未實際入貨,這期間曾應上市公司要求幫其“完善數據”。

黃勇軍猜測:“(廣州浪奇這個)數據庫存量早就形成了,只不過在其他地方不好干了,剛好我這個企業差錢,(就找了我)?!?/p>

廣州浪奇:5.72億元存貨可能全額計提跌價準備

廣州浪奇稱,涉及風險的存貨存儲在兩個倉庫,分別為瑞麗倉和輝豐倉。對應的合同簽約方為江蘇鴻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鴻燊公司)和江蘇輝豐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輝豐公司)。廣州浪奇表示,其與鴻燊公司、輝豐公司都簽署了倉儲合同,庫存貨物價值分別為4.53億元、1.19億元,合計5.72億元。

價值近6億元的存貨,如今卻“不翼而飛”。

廣州浪奇稱,公司相關人員多次前往瑞麗倉、輝豐倉均無法正常開展貨物盤點及抽樣檢測工作,公司于9月7日分別向鴻燊公司、輝豐公司發函,要求其配合公司進行貨物盤點及抽樣檢測工作。9月16日,輝豐公司復函稱,其從未與公司簽訂過相應編號的《倉儲合同》,公司也沒有貨物存儲在輝豐公司,因此輝豐公司沒有配合盤點的義務;輝豐公司從未向公司出具過《2020 年6月輝豐盤點表》,也未加蓋過輝豐公司印章,該盤點表上的印章與輝豐公司印章不一致。

廣州浪奇的存貨清查小組于9月23日、24日前往鴻燊公司、輝豐公司調查了解相關情況,并與鴻燊公司法定代表人、輝豐公司法定代表人進行了會談。鴻燊公司、輝豐公司均否認保管有公司存儲的貨物。

廣州浪奇表示,上述合計5.72億元的存貨在2020年上半年已計提存貨跌價準備366.61萬元。待相關事實查明,相關證據補充完整后,公司將根據相關證據對前述倉庫存貨補提甚至全額計提存貨跌價準備。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發現,廣州浪奇上述存貨所涉的兩個倉庫所在地——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黃海一路2 號和江蘇省大豐港二期碼頭,均為港口碼頭及其附近區域,這或許與廣州浪奇所從事的化工原材料大宗貿易有關。

廣州浪奇是華南地區較早從事洗滌用品生產的企業之一, 屬于老牌日化企業。公司主要進行日化產品的生產,并在此基礎發展了化工原材料的生產、銷售及大宗貿易業務。2020年上半年,廣州浪奇工業產品的營業收入為29.72億元,占總營收的76.43%。

記者注意到,廣州浪奇存貨的倉儲方輝豐公司為上市公司*ST輝豐(002496,SZ)的全資子公司,而另一方鴻燊公司近幾年糾紛纏身,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有兩條被執行信息,其中最近一條立案時間為2020年3月16日,在2018年曾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倉儲方之一:簽約但未實際入庫,曾配合“完善數據”

9月27日晚間,記者聯系到了鴻燊公司法定代表人黃勇軍。他向記者確認,鴻燊公司確實與廣州浪奇簽訂了合同,但廣州浪奇并未實際存儲貨物。

黃勇軍表示,鴻燊公司是去年9月份和廣州浪奇簽訂合同,但鴻燊公司是運輸公司,沒有倉儲的資質,廣州浪奇就幫他聯系了瑞麗倉庫。他回憶說,當時簽合同的時候,廣州浪奇方表示,以后會有大批量的運輸讓他們公司承運。

據黃勇軍介紹,在正式簽合同的前兩個月,鴻燊公司就開始幫助廣州浪奇“完善數據”。他表示:“我們也是考慮到想跟對方合作,也沒仔細去追問具體什么情況,這些數據都是浪奇的貿易拓展部(弄)出來的,我們就是在后面,根據他們的要求做了一些補充?!?/p>

“你只是在合同上簽了一個字,后面他們也沒把貨運到倉庫里面來?”記者問道。

“是,沒有?!秉S勇軍回答。

他表示,自己公司因為債務問題,缺少業務和資金,所以看到(交易)沒有貨物的情況,他也不好多問。他認為廣州浪奇是一個上市公司,跟大公司合作,能讓他公司有起死回生的希望,因此當時只想著能不能把業務做好,把公司救起來,并未考慮這樣做是不是符合規定。

“我們也問過(廣州浪奇方面的)對接人:怎么好像沒什么貨,都是一些文字的東西?問了他們也沒正面回復,我也不好多問。只能推測說他們內部有這種需求?!?黃勇軍告訴記者。

據黃勇軍稱,兩三個月以后,廣州浪奇那邊讓他開票,把管理費打給他。到了年底,他也欠工人的錢,就把票開過去了,對方打了43萬余元過來了。到了今年4月份,廣州浪奇又打了一筆21萬多元的款項,讓他把倉庫整理一下,理由是倉庫不具備儲存條件,需要整改。

他向記者強調,瑞麗倉的現場也有專人管理,鴻燊公司只是作為第三方出一下面而已,具體的業務,鴻燊公司確實沒有參與。

他猜測:“(廣州浪奇這個)數據庫存量早就形成了,只不過在其他地方不好干了,剛好我這個企業差錢,(就找了我)?!?/p> 大庆冠通麻将手机版下载 浙江20选5 内蒙古11选5的开奖结果42期 惠管钱配资 广东36选7基本走势图 赛玛会料单双中特 福建快3开奖结果27期 35选7最新开奖结果 青海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好运3开奖结果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浙江20选5 内蒙古11选5的开奖结果42期 惠管钱配资 广东36选7基本走势图 赛玛会料单双中特 福建快3开奖结果27期 35选7最新开奖结果 青海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好运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