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推薦

每經網首頁 > 推薦 > 正文

熔噴布暴利神話破滅:堵門搶的設備還產不出“合格布”?有“接盤俠”巨虧千萬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6-24 19:03:18

翻看近期以來熔噴布市場的價格變化不難發現,從飆升到斷崖式下滑的時間僅兩個多月。市場的變化令熔噴布設備的供需雙方從瘋狂生產、瘋狂搶購迅速走向決裂。

每經記者 沈溦 朱成祥    每經編輯 陳俊杰    

“投資50萬4天回本?!比蹏姴嫉谋├裨捯欢攘顭o數投資者心馳神往。

然而隨著口罩市場降溫,熔噴布價格也逐漸走低。此前被“一夜暴富”、“蜂擁上馬”等種種熱潮遮蔽的市場亂象,漸次浮出水面。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統計表顯示,一共有145家企業或個人聲稱自己購入的熔噴布生產設備存在質量問題,要求退款、退貨,涉及金額達4.34億元。

他們大多將矛頭指向了德瑪克(長興)注塑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瑪克)。

“一臺模具做不出布,另一臺出的布都是結晶氣孔?!薄?月19日簽合同,5月9日提機。不停換配件,至今不能生產?;旧厦總€配件都換了。目前發現配置不合理,簡配太嚴重,無法穩定生產達到國家標準的熔噴布?!痹诮y計表的“原因和訴求”一欄里,大多填寫著類似內容。

“德瑪克的設備根本無法穩定生產出合格熔噴布,我上千萬的投資幾乎都打水漂了?!迸c合伙人一起從德瑪克購買了3臺產線的陳君(化名)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對于一些想乘市場熱賺‘快錢’的采購者來說,熔噴布的價格下滑,要求提高,沒有了客戶,設備在手上就沒有了任何價值?!钡卢斂丝偨浝砀鹑狠x認為,但他也承認,個別機器確實存在零部件問題。

6月21日,“長興發布”公眾號發布了一篇署名為長興縣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的公告,稱德瑪克、星宏(長興)包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星宏)、鼎邦(長興)包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邦)被部分客戶指出其所生產銷售的熔噴布機器設備存在產品質量、虛假宣傳以及偷稅漏稅、商業賄賂等問題,引起廣泛關注。長興縣市場監管局、縣稅務局和開發區管委會等相關單位已成立聯合調查組,并開展了大量工作。6月21日,聯合調查組正式進駐上述3家公司,對相關問題依法進一步調查核實。

德瑪克公司 每經記者 沈溦 攝

夢碎:“搖錢樹”成“吞金窟”

6月17日中午,蘇州盛澤鎮,中國四大綢都之一。為了向記者展示由德瑪克設備生產出的熔噴布的質量,陳君將一條已停機三個星期的產線重新開機。

他拿出檢測儀器,開始檢測模頭的溫度,數據顯示左邊、中間與右邊的溫度都不相同,這就造成同一批次布匹質量也不盡相同,即機器的穩定性不高。陳君強調,該機器的模頭已經從德瑪克更換三次了,效果依然不佳。

記者還注意到,在生產過程中,亂絮隨之飛舞,產出的熔噴布厚度也不均勻。陳君解釋,擠壓機一區到五區溫度波動很大,而模頭溫度更是經常波動達20度。根據產線儀表顯示,機頭(模頭)溫度228度,而標準溫度為245度。

今年4月,陳君與兩名合伙人購買了3臺德瑪克DB800產線,單價196萬元,合計588萬元。又以5萬元/噸的單價購買了80噸金發1500溶脂熔噴料,合計400萬元。簡而言之,光設備和原料投資就接近千萬元。

“我們本身是想做高質量熔噴布的,否則,也不會購買價格昂貴的德瑪克設備,(不然的話)二三十萬就可以整一臺生產線。而且我們的客戶都是多年布料生意積累的,不可能砸自己的招牌。但沒想到,德瑪克的設備根本無法穩定生產出合格熔噴布,上千萬的投資幾乎都打水漂了?!标惥硎?。

他向記者展示了一份合同,該合同由其作為某廠家的代表與德瑪克簽訂。

合同顯示:“設備質量應符合本合同規定的技術要求及合同附件條款,供方(德瑪克)承諾,所提供的設備是全新的,符合供方本國的標準,符合本合同約定的條件并且保證運行正常穩定?!?/p>

4月12日,雙方簽訂合同,5月7日,陳君及其合伙人收到設備,并自行組裝調試,調試失敗后,陳君又以2萬元的價格請德瑪克技術人員私下來盛澤調試,但產品質量依舊不穩定。

“德瑪克的說明書是微信發過來的,也沒有產品合格證。設備上也沒有生產日期、生產廠家?!标惥a充道。

陳君及其合伙人與德瑪克簽訂的合同 每經記者 朱成祥 攝

該工廠5月17日批次產品顯示,0.3um效率分別為93.20%、97.52%;5月18日批次產品顯示,0.3um效率分別為88.71%、93.22%和96.11%。從上述數據看,工廠使用的德瑪克熔噴產線,大部分質量可以達到90級別,少數能達到95級別。

上述數據由陳君的工廠自行檢測,0.3um效率即熔噴布對0.3微米顆粒直徑的過濾效果,熔噴布是口罩的核心,熔噴布的過濾效果決定口罩的過濾效果。一般而言,將90%、95%和99%的過濾效率定位90級、95級和99級。

陳君表示,詳細的產品細節,都是在工廠與德瑪克一銷售人員談的,合同中并沒有保證產品必須要穩定達到95級別。有趣的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4月初于常州暗訪熔噴布小作坊時,也曾以買家身份與該銷售人員聯系過,其向記者展示的數據顯示,4月11日熔噴布(DMK)0.3um效率分別為98.16%、98.02%和98.29%,即均能達到95級別。

對于德瑪克產品質量,上述銷售人員曾對記者表示:“我們一個噴絲板五六十萬,他一套設備五六十萬,一分錢一分貨,你想一想就明白了,他們是什么東西做出來的?揚中那些小廠用的全是那些設備?!?/p>

陳君對記者表示,正是因為德瑪克廠區大氣又漂亮,所以才相信大廠的機器。之所以氣憤,還是因為德瑪克的機器太貴,要是40多萬一條產線,虧了也就虧了。接近200萬一條產線,卻像廢鐵一樣閑置,想想心里都氣得慌。

陳君稱,原本希望能借助熔噴布業務,對沖疫情給原有業務帶來的損失,“公司本身以做外貿為主,疫情之后訂單急劇下降??紤]到手中訂單交貨后,未來一段時間都沒有多少生意做,才想著做熔噴布賺點錢,同時員工也有活干。原本計劃等5月初熔噴布產線建起來,忙完外貿業務的員工正好可以無縫對接?!?/p>

整條產線,僅在一張紙上貼著DB800這類型號名 每經記者 朱成祥 攝

設備質量:好不好要看運氣?

陳君的遭遇并非孤例。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統計表顯示,來自全國13個省份的145家企業或個人要求德瑪克退款退貨,涉及金額達4.34億元。

其中,不少人反映機器存在“嚴重質量問題”、“一直調試不好”、“將近一個月,未生產出一米合格的熔噴布”、“調試來了幾批人配件換了六樣,還是沒法調出合格的產品”、“安裝調試第二天就無法生產工作,原因是空壓機壞了,換了空壓機之后依舊無法正常生產。提機一個月共維修5次,換了模頭,損壞的各種零件,至今沒有產出一米合格的布”、“模具漏風,溫度不一致,空壓機加熱罐控制柜不能使用,擠塑機前端溫控不對,導致原件堵塞,空氣壓縮機氣壓不穩定,收料機跑偏,切割機不能分切,靜電駐極效果不能達到要求”等種種問題。

6月18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常州,當地一家口罩廠向德瑪克購買了6臺熔噴線,其中2臺600mm寬幅的產線可以正常生產, 4臺800mm寬幅的產線則無法正常生產。

不過,記者來到工廠時,6臺機器中僅有一臺600mm寬幅的產線正在生產,另一臺600mm寬幅的產線因為變速器故障正處于維修調試中。

對于德瑪克熔噴產線的質量,廠老板表示“設備質量好不好看運氣”,而600mm寬幅機器生產的產品,也僅有三分之二能用,并且是90級別的,產品質量并不高。

廠家說這是6條產線中唯一能夠正常使用的600寬幅產線 每經記者 朱成祥 攝

該廠技工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氣壓的出口溫度忽上忽下的,三區、四區的溫度經常相差幾十度,機頭的溫度相差二十多度。這才多少天,變速器就壞了兩次了?!?/p>

而氣壓不穩定導致熔噴布厚度不均勻,以致生產出的熔噴布雖勉強能用,但達不到高要求。他同時向記者表示,800mm寬幅則根本調不出來。這名技工指著廠家(德瑪克)調機師傅在800mm寬幅機器調出來的熔噴布說:“布必須要有一定的拉扯力才行,否則就無法上口罩機?,F在脆成這個樣子,這也叫布呀?”

該工廠使用的是LG化學的原料 每經記者 朱成祥 攝

他現場向記者演示了800mm寬幅機器出產的熔噴布檢測過程。根據該工廠檢測設備而出具的《過濾效率試驗機測試報告》顯示,32L/min流量環境下,0.3um過濾效率為41.06%。

“收貨不到兩個月,德瑪克原廠設備已經開始生銹,這是由于設備用的鋼材質量不佳?!痹摷脊み€對記者表示。

熔噴機燒壞的模頭 每經記者 朱成祥 攝

工廠負責人稱,廢布都是以廢品價直接處理掉,“4萬/噸進的原料,幾百元處理掉,誰看了都難受?!?/p>

工廠負責人展示的圖片,貨車拉走廢棄的熔噴布 每經記者 朱成祥 攝

另外,無錫一廠商將出廠的熔噴布送至檢測機構檢測,結果產品并未達到90級,平均過濾效率約75%,單項結果為“不合格”。

對于設備質量問題,部分熔噴布廠商認為德瑪克的機器不符合《熔噴法非織造布生產聯合機》標準。根據上述標準,螺桿擠壓機各區溫度控制精度偏差為±1℃,紡絲模頭溫度控制精度偏差為±2℃。

記者查詢工信部網站了解到,《熔噴法非織造布生產聯合機》目前狀態為現行有效。

亂象:排7天隊塞紅包搶購機器,合同僅一張紙

從長興高鐵站出發,到德瑪克只要5公里約十分鐘車程,一上車,聽說是去德瑪克,出租車司機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三、四月份常常有客人去那里,門外也每天圍滿了人,應該都是去買機器的,開著大卡車一車車往外拉設備?!?br>
“那時候大家都幾乎都是幾天幾夜守在公司門外,等著設備生產”。采購商董先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每次配件生產出來立刻就被守在車間外的人搶著運走了,而由于排隊的人太多,他也和不少人一樣,通過給業務員“意思意思”塞個紅包,插隊拿到了一些設備配件。

“沒辦法,買設備的人太多了,老老實實排隊不知道要等多久,而且訂單就在那里,遲一天就少生產一天?!?/p>

不過,搶回設備才是第一步,由于需要專業人士組裝和調試,而德瑪克的技術人員有限,按順序排隊等安裝要花時間,“紅包開路”于是又成了一時之風?!罢埖卢斂说娜耸?萬一天,也可以請外面的人,好的師傅5萬,10萬的也有?!倍壬嬖V記者,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熬了夜,花了錢,改造了廠房,買了原料,換來的機器卻沒法正常生產,而由于搶來的設備沒有領取說明書,設備上也沒有任何合格證和生產標識?!皫煾翟诘臅r候,調試的機器偶爾還能生產符合要求的布料,一走就不行了,我們不會調試,就只好再請人,又是排隊塞錢,來了又說可能要換部件又要等?!?br>
對此,德瑪克方面也承認,搶購的現象使得公司生產和銷售都有一些混亂,“機器出來就搶了,說明書、質量檢測報告啥都沒拿,最后都是我們一戶戶寄送的?!?/p>

而在最瘋狂的時候,“我們有業務員聽說一名客戶抵押了房子貸款來采購,也直接勸阻她考慮清楚風險,但那個時候客戶根本聽不進去?!?/p>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買家聲稱購買的是德瑪克的設備,但合同卻是跟其他公司簽訂的。6月17日晚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無錫,當地也有多個買家。其中,朱毅(化名)對記者講述了購買機器的過程,以及調試機器的艱辛。

雖然朱毅表示購買的是德瑪克的設備,但是其拿出的合同卻是與星宏簽訂的。朱毅表示,銷售人員是以德瑪克的名義兜售設備,到了簽合同的時候才發現是星宏,“當時銷售告訴我,星宏是德瑪克的子公司,是集團化公司,品質沒有問題”。朱毅表示,那時只關注設備早日回廠,也沒有太在意到底與誰簽約。

4月5日,雙方簽訂《設備購銷合同》,合同規定寬幅600mm的PP熔噴機單價120萬元,18天內交貨,以星宏企業標準為標準,并保證達到95以上標準。值得注意的是,120萬的銷售合同,僅僅只有一張紙,設備清單、質量標準、技術服務均用一句話便說明完畢。

朱毅與星宏簽訂的合同 每經記者 朱成祥 攝

4月23日,約定的18天交貨時間到,朱毅到德瑪克工廠所在地提貨,結果直到4月30日才把設備拖走。這七天時間,朱毅幾乎是整天整夜地排隊,早上8點準時排隊,一直到凌晨三四點。

所謂“交貨”,也并不是整套設備交付,而是一個部件、一個部件陸續交貨。

在朱毅看來,與其說是排隊,不如說是“哄搶”,“進去之后,銷售寫張單子,把尾款付清,財務簽字、負責人簽字后,安排發貨。等有零部件進了車間,就一擁而上過去搶,有機器抬不動就安排鏟車鏟。一車運好幾件(零部件),能搶到什么就是什么。不強勢的人是搶不到的,有的女士半個月都搶不到”。

“即使搶到設備,安裝也很頭疼。每個環節都需要給紅包,專門發貨的人、組裝的技工等等。假如不給紅包,技工就表示扳手沒有了,需要等,一等就是一天?!敝煲泔@得有些憋屈,“這么大一個工廠,怎么可能沒有扳手呢?”

不過,銷售人員告訴他,“你能排到就已經不錯了,(大家)都在排”。

朱毅“搶”到的設備沒有產品說明書,沒有貼生產廠家以及合格證,僅有裸機?!霸O備沒有經過廠家質檢以及官方質檢,屬于半成品出廠?!敝煲阏J為。

設備拖回工廠后,他發現設備出現質量問題:生產不出合格熔噴布,產品一拉就碎,即使做成口罩,將口罩撐開便會碎裂。

需要注意的是,朱毅于4月5日與星宏簽約,而星宏4月2日才注冊成立。按照朱毅的理解,星宏與德瑪克是一家公司。啟信寶顯示,德瑪克注冊地址為浙江省湖州市長興縣太湖街道發展大道2587號,星宏的注冊地址則是發展大道2578號2號樓北。

另外,上述合同中星宏的電話號碼也是鼎浩(長興)包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浩)的聯系方式,而后者的大股東正是德瑪克。

對于鼎浩、星宏與德瑪克之間的關系,6月19日,德瑪克總經理葛群輝解釋,從股權關系上,鼎浩公司為德瑪克的子公司,與星宏并無關聯。

對于另一家公司鼎邦,葛群輝表示,星宏、鼎邦均與德瑪克無關聯關系?!皟杉移髽I股東,高管均不在德瑪克任職,我們與他們(鼎邦、星宏)屬于合作關系,有過合作協議,一方面他們為德瑪克提供了部分設備技術,兩家公司租用德瑪克的場地作為注冊場地和辦公場所。另一方面,由于兩家公司在生產能力和人員儲備上的不足,在設備生產和銷售、零部件供應上雙方也有合作?!?/p>

葛群輝表示,合同履行上鼎邦、星宏銷售的設備產品與德瑪克不存在直接關聯,但作為部分產品或者整體設備的生產商和服務提供商,德瑪克對相關設備仍會承擔售后責任。

糾紛:市場變化為誘因

翻看近期以來熔噴布市場的價格變化不難發現,從飆升到斷崖式下滑的時間僅兩個多月。

市場的變化令熔噴布設備的供需雙方從瘋狂生產、瘋狂搶購迅速走向決裂。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從采購方來說,相當比例的個人或企業此前從事的行業與熔噴布并不相關,對于設備操控是否有門檻、合同簽訂是否有問題、機器生產是否合格在前期都不太關心?!扒捌诖_實沒有考慮那么多,就是沖著行情去,趕著把機器拿回來,趕緊生產交付訂單賺錢?!币幻莸牟少徤虒τ浾咧毖?,而這也是許多目前無法生產導致虧損的采購商幾乎相同的心態,從而產生的亂象也幾乎如出一轍:在成百甚至數千萬元的投入后,設備無法生產或者產品質量無法滿足市場要求。

堆在一起的“廢布” 每經記者 沈溦 攝

停工的生產線 每經記者 沈溦 攝

“只是我們覺得既然德瑪克生產了設備,投放到市場,其性能是否經得起考驗,是否能夠生產出相應的產品,應該是生產商基本的保證?!鄙鲜霾少徤瘫硎?。

綜合德瑪克與下游熔噴布生廠商雙方觀點,矛盾的核心在于對設備質量的認定。德瑪克認為官方渠道沒有發布過任何熔噴布硬性指標的保證,而熔噴布廠商認定德瑪克的設備存在問題,因而生產出來的產品也存在問題。

造成雙方糾紛的主要原因,或許還在于市場環境的變化。德瑪克提供的資料顯示,2020年4月初至5月中旬,熔噴布價格為45萬元-70萬元/噸。5月15日前后,95級熔噴布價格降至29萬元-35萬元/噸,90級熔噴布價格降至13萬元-16萬元/噸;6月5日,95級熔噴布價格為8萬元-12萬元/噸,90級熔噴布為2萬元-4萬元/噸。

而6月18日記者從熔噴布廠家采訪了解到,95級熔噴布價格約為8萬/噸至10萬/噸。很多熔噴布廠家前期擔心原料價格上漲,囤積了大量原料,而溶脂1500原料價格買入價普遍在4萬元/噸-5萬元/噸。

因此,若只生產出90級熔噴布就根本收不回成本,必須要求機器能夠穩定達到95級,才有一定的利潤空間。而據這些熔噴布廠商透露,5月10日之前,市場上對熔噴布等級要求并不高,呈現出供不應求的局面。

記者走訪蘇錫常多家熔噴布廠商,發現提出退款退貨要求的基本都是4月簽訂合約,4月底或5月初收到機器的廠商,因此產品出廠便遭遇價格暴跌。在這些廠商看來,他們進入市場時“生不逢時”,前期(3月、4月)投入生產的廠商都賺了大錢,也不會尋求退款退貨。

總而言之,在5月上旬熔噴布價格尚未暴跌之前,熔噴機幾乎等于“搖錢樹”,拉回廠生產十幾天甚至幾天便能收回成本。等到各級別熔噴布價格暴跌,以至于大家都開始追求95級,以賣出更好的價格,但機器又無法滿足需要。

“95級別也有前置條件的,現在的條件很高,所以我們的大部分客戶目前都處于停產狀態?!?德瑪克總經理葛群輝說。

德瑪克:高管全體出動協商解決問題

對于眾多采購商的不滿和退貨、退款要求,記者于6月18日、19日多次前往德瑪克公司了解情況,然而由于高管集體外出,對相關問題始終未能有詳細答復。

6月19日下午,德瑪克總經理葛群輝從江蘇常州匆匆趕回長興,并在晚上7點左右,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

據他介紹,自6月18日起,包括他自己在內,德瑪克旗下幾乎所有高管,分成5個小組帶隊前往各地拜訪客戶,為的就是協調解決上述問題。

“兩天時間大概拜訪了近二十家客戶,暫時沒什么實質效果?!泵鎸τ浾叩奶釂?,葛群輝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安簧倏蛻艨隙ㄎ覀兊臏贤☉B度,但對我們提出的方案——無償替換更高級別機器或以成本價提供熔噴布并不接受?!?/p>

2020年3月下旬,德瑪克被批準成為防疫物資供應單位,4月初開始生產銷售熔噴機設備供應市場。

據葛群輝透露,由于4月份熔噴布行情的火熱,設備上線后確實遭到搶購。最火爆的時候,客戶都是整天整夜的在車間外面排隊,設備一下生產線就趕緊搶著拉回去?!拔覀円惶自O備有多個組件,甚至客戶都等不到一起打包,而是搶到一個就拉走一個?!?/p>

然而這樣火熱的情況沒有持續多久,4月25日,為了規避風險,德瑪克決定開始對訂單進行嚴格限制,不再承接五臺以下的訂單。

記者從公司層面了解到,截至目前,德瑪克共與268戶公司/個人簽署了相關設備/生產線的購銷合同,銷售熔噴布設備/生產線共900余套。除此之外,葛群輝告訴記者,已銷售的設備合同金額大約在16億元左右,客戶提貨800余套,尚有100余套沒有收款提貨,實收銷售金額大約13億元,毛利率在50%,另外公司庫存200余套,這批庫存目前來看基本將做折舊處理。

短短一個多月,生產銷售熔噴布設備就達近千套,對于“半路出家”的德瑪克來說,帶來可觀利益的同時,產生的風險也不可謂不大。

“我們不規避自己的問題,一是相對來說沒有科學控制產量、銷售量,售后力量沒有及時跟上;二是個別機器確實存在零部件問題?!备鹑狠x對記者直言,在熔噴布價格飆升,市場行情瘋漲的那段時間,“整個市場是不理性的?!?/p>

葛群輝介紹,德瑪克生產的熔噴布設備以DB600和DB800型號為主,與傳統的大型設備相比,此類設備生產交貨周期短,一般在30天以內,價格相對便宜,售價在200萬以內,技術門檻、投入需求也相對較低。但缺陷就是,生產的熔噴布質量相對不穩定,特別是市場上對生產口罩用熔噴布做出相應規范后,也對生產商的技術、原料、環境等都提出了更高的標準。

實際情況也是,對于從未從事過類似生產經營的客戶來說,原材料的購買,設備的組裝,調試都需要專業的人員指導,而在德瑪克自身技術人員有限的情況下,塞紅包、“請外援”等亂象叢生,甚至即使技術人員調試后也無法達到生產要求,或者調試完不久又出了狀況。

“應當說我們的產品是特殊時期下的特殊產品,投入較早的客戶,趕上了行情顯然是賺錢了,但后續入場的客戶,即使手握熔噴布訂單,但達不到市場的要求也無法再繼續生產?!备鹑狠x對記者表示,從公司方面了解到的情況看,多數客戶反映的熔噴布質量問題,并不一定是單純設備的原因。

“首先,單純的設備性能,我們從來沒有在官方渠道宣傳過設備生產的熔噴布符合N95+要求,單層過濾率達到90、95、99等具體數值,該設備用于熔噴法非織造布的生產,其中的用途之一是生產口罩用熔噴布,在當時的市場形勢下是絕對可行的?!?/p>

受訪者稱是由德瑪克發布的宣傳頁(采訪者供圖)


打有德瑪克標識的熔噴布設備宣傳頁(受訪者供圖)

記者注意到,多名采購商提供的宣傳資料顯示,一份介紹了德瑪克出售多種生產設備,其中PP聚丙烯熔噴布機資料并未顯示生產熔噴布的各類質量標準,但另一份截圖顯示,掛有德瑪克標識的宣傳頁中,第三代KN95熔噴布專用生產線能夠日產400-450kg??缮a40-50g/m的N95專用熔噴布,并且過濾效果達到99%,滿足N95口罩要求。

對于上述兩份宣傳資料,葛群輝對記者表示,“并未注明數據標準的”為德瑪克公司發布,但另一份并非公司官方的材料,“我們也沒有查到出處?!?/p>

葛群輝表示,“我們有信心生產的熔噴布達到一定的質量等級,比如90以上也能達到,但熔噴布設備能夠順利生產也是需要一定門檻的,人、機、原料、環境、操作調試缺一不可,甚至條件完全具備,產生一定的廢布率也是正?,F象??梢赃@么說,我們公司完全有能力幫助客戶生產達到此前承諾的熔噴布質量要求,但市場形勢的變化下,對于不少客戶來說這已經沒有意義?!?/p>

此外,葛群輝也直言,前期由于公司高管團隊人少,跟客戶溝通均安排業務員直接對接,對客戶來說肯定積累了很多不滿。5月28日起,葛群輝第一次公開面對客戶維權,“當時我直接說明,如果是德瑪克客戶,做好登記隨時歡迎進入公司內部溝通?!钡珜τ谘?,鮮少有客戶愿意接受。

“從合同約定相關法律意義上來說,德瑪克不存在違約的行為,對于比如虛假宣傳、三無產品、收紅包等等指責,我們也都一一跟客戶進行解釋,官方渠道沒有發布過任何熔噴布硬性指標的保證,產品出廠所有程序到位有跡可循,甚至不少機器是德瑪克追著客戶送去說明書、質量合格證。至于塞紅包問題,早在4月下旬我們就發布了告客戶書和告員工書,言明行為違法,客戶可以直接舉報,我們會嚴懲,對員工,我們也要求堅決杜絕收紅包的現象?!?/p>

“近段時間,德瑪克所有高層的壓力都相當大?!备鹑狠x告訴記者,“包括我自己每天處理相關事宜到凌晨2、3點很正常?!钡卢斂讼M芎涂蛻糇聛砗煤谜?,或者有理有據地通過法律手段合法維權。

大庆冠通麻将手机版下载 新疆时时彩官网10 陕西11选五的方法技巧 北京pc蛋蛋28单双方法 体彩七位数复式价格表 河南快三400走势图 孟加拉股票指数 湖北快三昨天的走势图 博友彩5分快3 福建体彩36选7规则 云南快乐十分开游戏规则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熔噴布 熔噴機 口罩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3

0

新疆时时彩官网10 陕西11选五的方法技巧 北京pc蛋蛋28单双方法 体彩七位数复式价格表 河南快三400走势图 孟加拉股票指数 湖北快三昨天的走势图 博友彩5分快3 福建体彩36选7规则 云南快乐十分开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