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熱點

每經網首頁 > 新文化熱點 > 正文

站在風口前的劇本殺:屬于年輕人的“斗地主”,頭部產品5年融了5輪錢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3-23 17:42:08

每經記者 溫夢華 畢媛媛    每經編輯 杜毅    

一場疫情,幾乎改變了整個中國的線下消費。近幾年風靡市場的“劇本殺館”也不例外。早在春節前一周,多家劇本殺館就陸續被預定完畢,但隨著疫情的爆發,店家不得不一一取消訂單。

“春節期間,原本可以迎來一波爆發,但現在,我們每個月場地、人工支出就數十萬,也許只能支撐2個月了”,多家劇本殺館負責人在面對每經記者的采訪,給自己下了“最后通牒”。

與線下劇本殺店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線上劇本殺卻迎來了一波熱潮。每經記者了解到,春節假期短短15天,線上頭部劇本殺APP《我是謎》總用戶大概增長了20~30%。

數據顯示,2019年在大眾點評上擁有5星的劇本殺店全國就已經有2萬多家了。多家線下劇本殺店家、行業人士告訴每經記者,很多2018年進入行業的店家,在2018年下半年或者2019年初已經開始了盈利。

備受年輕人喜愛的劇本殺已站上“小風口”,如果沒有疫情,2020年本該是行業迎來爆發式增長的一年。

春節線下旺季“泡湯”:員工辭退成本高  個體房東租金減免意愿小

臨近春節,多家線下劇本殺館本以為可以迎來一波爆發之時,卻正面迎上了新冠疫情。

“很早之前春節的場次就都訂滿了,在意識到疫情嚴重后,我們把訂單一個一個都退了。”在接受每經記者采訪時,多個店家無奈地告訴記者。有的店家甚至早已安排好了春節加班計劃。

作為當下年輕人喜愛的線下娛樂方式之一,劇本殺近兩年發展迅速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杭州頭部劇本殺品牌“素未謀面”團隊告訴每經記者,疫情變重后,旗下兩家店面在1月23日正式閉店。“我們一家在大悅城,一家在寫字樓里,從春節期間停止運營,放假了。”

越大的店,這次面臨的損失就越多。以“素未謀面”舉例,兩家店共可容納80~120人左右,按照非節假日狀態,兩家店的月營業額能達到10~15萬元,春節期間的營業額預計可上漲30~50%,僅過年期間團隊的目標營業額曾是2萬元。

上海一家劇本殺店負責人透露,淡季營業額在每月20萬元左右,旺季可達到50萬元每月左右。旺季時,劇本殺館可從早上9點忙到半夜2點,每天接待近100人。 

“資金壓力很大。”多家接受采訪的劇本殺館負責人告訴每經記者。停業不止意味著沒有收入,人力成本和場地租賃費用都壓在店家身上。劇本殺館行業不同于其他娛樂消費行業,它的收入和支出都比較穩定和單一,目前最為承壓的支出就是“場地租金”。

“素未謀面”團隊透露,每月場地租金,大悅城在6萬元左右,辦公樓里的較便宜,一個月大概1萬元出頭,但兩者平日承載的客流量和收入不在一個量級。加上員工費用,每月純支出大概在10萬元。上海一家劇本殺店負責人告訴記者,店里共有19名員工,每月兩家店的租金不到30萬元,員工工資接近20萬元。

部分商場、寫字樓出臺了租金減免的優惠,但個體房東讓劇本殺店主感到被動。“我寧愿先別出臺復工政策,我還能跟房東談一談,不然復工了還是沒有人來玩,我就沒得談了。”某位劇本殺館老板稱。

 

線下劇本殺店的沉浸式體驗很大程度來自于店家提供服化道以及實景場景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員工工資支出方面,有繼續堅持正常發放工資的,也有只發放基本工資的。劇本殺行業特殊的是,即便暫時不能營業,簡單粗暴地辭退員工也不輕巧。“我們員工入行門檻有點高,我們要花近一個月時間去培養他的主持技巧和演出技巧,輕易解雇意味著我們前期的投入都白費了。”有店家表示。

大多數受訪者表示,自己的資金還能夠堅持,或是到4月中旬,或是到年底。但也有2019年下半年剛開業的一些劇本殺店,前期投入資金沒有回收,幾乎只能黯然退場。

線上APP火爆:總體用戶上漲兩三成  頭部產品已有5輪融資

與線下劇本殺形成強烈對比的,是線上劇本殺APP的爆發。

大年初一,就有網友反映線上劇本殺APP《我是謎》人數涌入過多而造成卡頓,《我是謎》也登上熱搜。當天《我是謎》緊急新增5臺服務器后依舊無法承載用戶,團隊不得不再次增加服務器。

天風證券研報顯示,春節期間,各類社交游戲(如《玩吧》《狼人殺》《誰是臥底》等)受疫情影響關注度躍升。其中《我是謎》和網易出品的《狼人殺》在1月30日分別登上了社交類APP免費榜的第三名和第四名。 

《我是謎》APP的CEO林世豪告訴每經記者:“去年春節我們是社交榜評第四,總榜排名第三十四。今年是社交榜第三,總榜排名第十二。春節15天內總體用戶上漲了20~30%。”

目前線上劇本殺APP的總體用戶量在5000萬人左右,在林世豪看來,還存在很大的挖掘空間。

隨著劇本殺的火熱,2018年誕生了不少劇本殺APP,“2018年暑期最熱鬧的時候大概有20多個劇本殺相關的APP”,林世豪介紹。2019年,線上劇本殺加劇淘汰,市場上只剩下《我是謎》《劇本殺》《百變大偵探》《玩吧》等為數不多的幾家。

“競爭從2017年就開始了,2019年線上劇本殺格局基本穩了。2019年我們花了4000萬去抖音、知乎等平臺做投放,競爭對手除非再花這么多錢去做這事。但實話說,線下產品越來越同質化,資本也不會再給機會了。”林世豪稱。

2018年可謂是劇本殺類產品的“融資元年”。據每經記者不完全統計,2018年至今,多個知名的線上劇本殺APP均有資本進入,融資金額從數百萬人民幣至數千萬人民幣不等。其中,頭部APP《我是謎》在八個月完成了三輪融資。

“2019年暑假付費功能一上線我們就盈利了,未來付費潛力也很大。2015年成立至今我們已經進行了5輪融資,融資金額一輪比一輪多。”林世豪透露,“正常節奏下,2020年應該會有一輪融資,但因為已經盈利了,現在融資主要考慮投資人和我們的契合度,資本找我們的比較多”。據了解,目前線上商業化變現核心主圍繞劇本付費,此外皮膚、道具等也將采用付費模式。 

雖然疫情下線上迎來爆發式增長,但多位劇本殺從業人員表示,未來其實更看好線下劇本殺發展。“第一,線下利潤高,除了租金、工資和劇本,剩下的都是收入,它賣的其實就是服務;第二,線上其實是在為線下導流,玩上癮了都會跑去線下玩。”

談及未來打算,林世豪表示:“《我是謎》整體還是會做線下,2020年也有線下開店的計劃,在全國做加盟店。預計接下來兩年內全國開到300家店。”據悉,目前《我是謎》品牌上海擁有5家線下店。

劇本發行受影響較?。壕€下線上成本迥異  發行商不愿把線下本放到線上

不同于單純的線下劇本殺店家,一家在上海有著兩個分店的“推理實景演繹館”還涉足了劇本殺產業鏈上的發行環節。“發行方面,我們今年預估會出10個劇本。”身兼游戲設計的店家老板李明告訴每經記者。

作為劇本殺產業鏈的最上游,劇本無疑至關重要。每經記者多方了解到,相比線下停滯,劇本殺發行環節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

“發行主要是做產品,只要市場還在,劇本今年發和明年發本質上只有過時和不過時的概念。目前主要是線下店受到的影響太大,對劇本需求有所下降。”李明表示。

線下店沉浸式體驗也包含向玩家提供服裝和道具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多位線下劇本殺店家和發行商告訴每經記者,當下行業中劇本類型主要分為三種:普通盒裝本、城市限定本、城市獨家本。“普通本價格一般在400元~600元之間,城市限定本在2000元左右,獨家本比較貴,一本的價格大概在5000元~6000元,也有質量非常好的城市獨家本1萬元左右。”一位劇本發行商表示。

目前,大多數劇本殺店家的劇本都是從發行商手中購買,購買頻率一周至一個月不等。上海一家劇本殺店負責人稱:“桌面紙質本這個部分,我這邊大概一個月會購買4套,基本上都是普通本,每個月購買劇本的成本大概兩三千元。”

不過,也有店家偏好城市獨家本。杭州“素未謀面”團隊合伙人稱,大概擁有的30多個獨家本,“獨家劇本的價格是普通盒裝本的8~10倍,所以占劇本成本的80%以上,每個月都差不多會留2~3萬塊錢用于更新劇本。”

每經記者注意到雖然線上劇本殺火爆,但由于線下劇本的開發成本明顯高于線上本,很多發行商并不愿意把劇本放到線上。

對于發行商而言,劇本殺行業發行成本相對靈活,劇本創作大多采取分成的模式。“有2018年簽約的作者,現在還在參與分成,一年大概得能拿10萬~20萬分成,但也不能一概而論。”一位線上劇本殺負責人告訴每經記者。

擁有3名簽約作者的李明告訴每經記者:“整體看具體的分成比例不等,頭部作者的分成比可能是作者7成、發行商3成;普通作者則是發行商7成,作者拿3成。”

資本青睞線上:“如果沒有疫情,2020年會呈現比較爆發式的增長”

作為當下年輕人喜愛的線下娛樂方式之一,劇本殺近兩年發展迅速。每經記者了解到,很多劇本殺資深玩家此前都是三國殺、狼人殺的資深玩家和愛好者。

上海靜安區的店家老板許言深有體會:“2018年我剛開始做劇本殺時,同一個區域大眾點評上搜不到幾家,但2019年,你會發現一棟樓里可能就有5家劇本殺店了。”

多位從業者印象中,劇本殺真正火起來是在2018年下半年。“我有兩家店,第一家店是2018年開的,第二家是2019年開的。第一家店開張后大概3個月開始盈利;不算最前期成本,第二家點是一開店就開始盈利。”上海“推理實景演繹館”老板李明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線上APP接受機構資本的融資,多位線下店家認為,線下店不太適合對接大投資機構的資金,更多偏向于個人投資者,即合伙人式投資。

“一些大的投資機構會要求資金進入后把估值做大,但線下劇本店大多一個蘿卜一個坑,店家很難把估值做大。不過,我們店有一些個人投資人,基本上都是85后、90后,都是純財務投資。”杭州“素未蒙面”劇本殺線下店合伙人表示。

采訪中,多位劇本殺從業者向每經記者表示,如果沒有疫情,2020年將會是劇本殺行業一個很好的爆發期。

 

線下劇本殺的沉浸體驗感吸引了不少年輕人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2019年開業的劇本殺店其實已經超過2018年之前的總和了。你在大眾點評上能數到有5星好評的店,全國已經有2萬多家。”在林世豪看來,劇本殺線下店不太會因為一次疫情就被打敗,線下游戲需求是永遠存在的。

不過目前來看,劇本殺行業懸殊仍然很大,尤其是線下部分,仍處于發展初期階段,各大品牌之間尚未形成穩定的行業格局。

面對未來的發展前景,也有品牌和店家表達憂慮。他們認為雖然當下劇本殺站上了“小風口”,但就像三國殺、狼人殺一樣,由于行業的垂直性,行業的目標用戶體量有限,劇本殺行業仍存在較大局限性。

“在行業洗牌來臨之前,我們要做好流量的積累,運營好自己的社區,我們最終的落點不光是劇本殺,線下實景沉浸式項目是我們嘗試的一個方向。”杭州“素未蒙面”的劇本殺線下店合伙人表示。

(應采訪對象要求,李明、許言均為化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大庆冠通麻将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