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頭條

每經網首頁 > 頭條 > 正文

科室里最年輕的女醫生走了,兩次檢測轉陰后卻突然惡化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2-24 19:28:21

協和江北醫院/蔡甸區人民醫院的夏思思,是個愛笑的女孩。在她與患上新冠肺炎的搏斗中,喜與悲都來去匆匆。

每經記者 丁舟洋 滑昂 張虹蕾 鄢銀嬋    每經編輯 文多    

眼看疫情有好轉跡象,希望的曙光不再遙不可及時,又一位武漢醫生在抗擊疫情的斗爭中不幸患上新冠肺炎,救治無效逝世。

她是夏思思,年僅29歲,協和江北醫院/蔡甸區人民醫院消化內科醫生。

夏思思生在醫生世家,父親是軍醫,母親是護士,丈夫是武漢市普愛醫院骨科醫生。她學醫、從醫,是科室里最年輕的醫生,業務扎實、工作刻苦。

這位在醫生家庭長大的女兒,守護了病人的生命,自己卻在2月23日清晨因救治無效,于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去世。

2月24日上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夏思思生前工作的醫院,見到了她的愛人、母親和同事,聽他們追憶夏思思的點點滴滴。

原來,1月14日接觸疑似病例那天,已下了夜班的她是可以休息的,卻又趕回醫院。原來,她也曾一度好轉,給了所有人希望,但在十多天后,又突然惡化,將那份希望磨滅……

夏思思的辦公桌,都是回憶和追思。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夏思思,一個愛笑的姑娘

成長在醫生家庭的夏思思,小時候就陪著媽媽在醫院加班。

看著媽媽和叔叔阿姨們治病救人,小姑娘回家也會學著做。家風傳承,對醫生所堅守的“健康所系、生命相托”,在夏思思童年的心中埋下了種子。

念大學時,夏思思是在武漢上的醫學院,兒時的模仿變為現實。

想起夏思思時,浮現在同學腦海中的,是一張總是洋溢著笑容的面龐。

在大學,她也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摯愛。吳石磊和夏思思是彼此的初戀,畢業后都留在武漢做醫生。在他們的婚禮上,夏思思幸福的淚水讓同學們真切感受到,“她嫁給了幸福”。

2015年,武漢市的協和江北醫院/蔡甸區人民醫院消化內科迎來了愛笑的夏思思。成績優異的她,第一年就去了武漢市中心醫院規培,2019年調回來后,成為科室的青年骨干。

在夏思思辦公室桌子上,還留著她的工作筆記,一面治愈患者送給她的錦旗靜靜掛在墻面上。病房門前,醫生“夏思思”的名卡還留在那里。

在同事眼中,她有很多優點,而性格活潑開朗給人印象最深。

工作再繁重,她的笑臉不會缺席。同事們覺得,“有她在的日子里,總是甜多苦少,工作、生活就像她笑起來時,臉上的紅暈一樣甜甜美美”。

患者給夏思思(照片中左一)送錦旗的照片,還留在她辦公室里。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大家都非常喜歡她,叫她小思思、小甜甜。”談起夏思思在醫院的時光,協和江北醫院消化內科主任邱海華說道。

樂觀,上進,是夏思思的性格底色。合影照片上的她,幾乎都是雀躍的身影。

同事記得她的笑,媽媽記得的,卻是她的累。在母親眼中,夏思思把病人的事情看得比家里的事還重,只要科室里需要會診或者搶救病人,她都會及時過去把病人安頓好。

協和江北醫院消化科副主任醫師陳昌娜也說道:“有誰需要代班的話,她都非常爽快地答應。”

和所有幸福的女子一樣,她和吳石磊說好要白頭偕老。夏思思還曾告訴好友,自己快要評上中級職稱了,準備多學點,以后,和丈夫一起好好努力,給兒子更好的生活。

夏思思享受著她努力付出、蒸蒸日上的生活,如果不是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

一度好轉,他們都相信會回來

1月14日,夏思思所在的消化內科收治了一個病人,入院檢查后發現疑似新型冠狀肺炎。

“她那天正好下夜班,回家路上接到(電話)說這個病人是高度疑似且比較危重。”丈夫吳石磊不會忘了那天,“她放棄了下夜班休息,又趕回醫院,協助病人就醫,請各位專家會診,做好各方面的工作,一直忙到很晚。”

次日下午,夏思思還在請同事幫忙去食堂打飯,“我明天早上也想吃餃子,不要忘了喲。”

接下來的幾天,夏思思都在醫院為那位病人聯系協調會診、轉科轉院的事。

僅僅5天后的1月19日,也是一個下夜班的路上,夏思思感到身體明顯不適,回到家突然高燒,在家測出體溫39℃多。

知道疫情形勢嚴峻,夏思思讓家里人不要靠近自己,尤其是兩歲多的兒子。

她趕緊來到醫院做相關檢查,醫院也很重視,為她安排隔離病房,組織專家會診。

“后來出現胸悶等癥狀,高流量地吸氧才有所緩解。”讓吳石磊一度欣慰的是,夏思思有兩次核酸檢測,測出的狀態均已轉陰,說明病情在好轉。

那幾天,有同事們在微信上關心自己時,夏思思會回復說:“還是有點燒,比昨天強些。”

兩次核酸轉陰,夏思思和家人、同事都等著康復的消息。

“我會盡快歸隊的!”1月25日,夏思思在同事群里說道。同事們也鼓勵著她:“我們最需要你。”

“2月份的時候,很多關心她的人都會經常發微信問她的病情。她就發了一個朋友圈,說一切都好,以后不會再回復我們的任何信息了。我最后一次見她,是1月21號我們去樓上,當時她已經被隔離了,她的心態很樂觀,覺得自己肯定會扛過去。”在陳昌娜的印象里,病床上的夏思思還是那么堅強樂觀。

夏思思的母親也覺得,女兒那么年輕,當時“一直不相信她會離開我們”。

夏思思的丈夫。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生命里最后半個月都處于昏迷狀態

萬萬沒想到,2月6日下午,夏思思的病情又發生變化。

2月7日凌晨進行搶救時,夏思思突發呼吸心跳驟停。半夜里,院長請專家會診后,結論是需要上人工肺。

而現實情況是,人工肺各地都很少。吳石磊記得:一邊,院長趕緊去各大醫院聯系借人工肺;另一邊,繼續搶救。

那天,夏思思經搶救心跳恢復后,立刻轉往ICU重癥監護室。2月7日,人工肺設備一來,就給她用上了。但搶救之后,夏思思一直處于昏迷狀態。

“可能從2月7日搶救那天到昨天(2月23日)清晨逝世,她一直沒有蘇醒。因為她的情況非常危急,最后沒有來得及給我們家人留下任何一句話。因為這個病的特殊性、傳染性,自從搶救那天到去世,我們家里人都沒有再看到過她。”說到這里,吳石磊泣不成聲。

“她是一個盡職盡責的醫生,踐行了我們大學時的醫學誓言。”吳石磊說,她明知患者被高度懷疑是新冠肺炎,還放棄休息去駐守。當時醫院各方面都很重視疫情,防護措施也做得很好,沒想到她還是被感染了。

同為醫生,吳石磊了解到,專家、教授都在關注感染后的突發炎癥。“就像去世的幾位英雄,也都是突發的炎癥風暴。該有的防護措施都有了,被感染了誰也不愿意看到、誰也沒有想到。”吳石磊萬分無奈。

夏思思的媽媽,現在最擔憂自己的外孫:“兒子很乖,在家里每天念叨他媽媽,只要我們電話響了,他就以為是他媽媽的電話,都要搶著接?,F在怎么搞?我也不知道怎么給他交代……”

夏思思離開的這一天,她的好友也寫下了這樣的話:“她不在的日子里,武漢放晴了,抬頭望著滿目暖陽,恍惚之間似是看到昔人笑靨如花在問候。我們失去了她,雖曾盡力挽留,卻不如人意。”

夏思思的名卡,還留在病房前。

圖片來源:武漢市蔡甸區宣傳部 孫克亮 攝

“只為這一身白衣”

前方就要看到曙光了,醫者救了許多陌生人,但卻沒能救到許多戰友。

夏思思去世的同一天,孝感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黃文軍(42歲)和海南瓊中陽江醫院杜顯圣(55歲)因感染新冠肺炎離世,江蘇啟東市南陽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病房組長朱崢嶸(48歲),因全身多臟器功能衰竭搶救無效離世。 

抗疫醫生朱崢嶸在昏迷前,仍坦然微笑安慰家人:“放心,一切都會好的,我很快就能回去上班的。”

而這些醫生的戰友,除了獻上一支蠟燭,還要繼續負重前行。

“傷痛牽扯著脆弱的神經……我們曾與她共同戰斗挽救生命,在與死神的博弈之間盡己所能,所行之事皆為本分。”夏思思的同事表示,“前行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所有人民的共同心聲,我們不為名,不為利,只為這一身白衣,共同奮戰到底!”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疫情 新冠肺炎 醫護人員感染 夏思思 協和醫院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大庆冠通麻将手机版下载